首页 > 课题研究

课题研究

基于国际贸易理论分析中国与南非贸易互得

来源:百度文库

(张哲 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浙江金华321004)


    【摘要】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南非是非洲最发达的国家,在进入21世纪以来这两个国家在保持本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积极发展双边贸易。文章主要研究中南之间贸易额的增长变化及贸易商品结构,应用国际贸易理论知识对中南贸易商品结构进行深入分析,探寻中南贸易利益得失并进行展望。


    在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上,南非在向世界展示足球魅力的同时也向世界展示了其举办世界杯的经济实力,南非是非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2009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288美元,外汇储备40多亿美元。南非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则是南非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因此研究中南贸易发展的特征及贸易商品结构,对双边贸易额的进一步扩大有重要的意义。本文旨在应用国际贸易理论知识进一步探析,分析贸易双方优势得失。


     一、中南贸易总量分析


    (一)新中国成立后中南贸易从间接贸易到直接贸易的转变因南非国民党政府实行的强化白人种族主义统治的政策,中国自1960年7月中断了同南非的所有往来,两国的直接贸易也因此隔绝了30多年,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恢复正式往来。这一时期两国通过香港,台湾,日本等地的转口,两国间依然有间接贸易的往来。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和南非才开始由间接贸易转变为直接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1991年中国和南非两国间的直接贸易额仅仅为1465万美元;1992年为2.44亿美元;1993年为6.58亿美元。中南双边贸易额从1991年0.15亿美元急剧增长到1993年6.58亿美元,增长比例相当快,从1993年起,南非就一直是中国与非洲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尽管贸易额仅为6.58亿美元,却占中国与非洲大陆贸易额的1/4强。


    (二)新南非成立后中南贸易进入快车道1994年5月11日,新南非宣告成立,组建了以曼德拉为首的多种族政府。并于1998年与中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此后两国经贸关系发展更为迅速。见表1、图1,2001年,双方贸易额上升为22.2亿美元,此后一直保持强劲增势,2003年和2004年双方贸易额以50%的速度增长,2007年两国贸易额首次超过了1000亿美元,达到1404亿美元,同比增长42.5%。2008年虽然受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增速有所放缓,同比增速为26.9%,但双方贸易额却进一步增加至1780亿美元,其中,出口85.9亿美元,增长15.7%,进口92.3亿美元,增长39.5%,显示了中国与南非贸易良好的发展势头。2009年中南贸易依然受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中南双边贸易额为142.9亿美元,同比下跌了20.2%,其中进口58亿美元,同比下跌37%;出口84亿美元,同比下跌2%,尽管进出口贸易额有所下跌,但由于南非与主要贸易伙伴国贸易额跌幅较大,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地。2010年在全球经济还未走出低谷时,中国经济就先行启动,在此带动下,中南贸易额仅1—8月就达到150亿美元,同比增长53.1%,其中出口67.2亿美元,同比增长50.1%,进口83.1亿美元,同比增长55.1%。

 

二、中南贸易商品结构


    中国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经过三十多年的开放与发展,已经在机电、纺织等行业形成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南非是世界矿产资源大国,黄金、铂族金属、铬矿砂、锰矿砂、钒、铝硅酸盐、钛等矿产的储量居世界第一位,钻石、煤炭等储量也居世界前列。在过去五年中,南非经济增长率达到5%,已经成为最有潜力的新兴国家之一。中南贸易产品结构反映了双方的上述比较优势。表2列举了1994—2009年中南贸易商品交易总量居前十位的商品,从商品结构看,中南双方商品贸易结构的互补性强,两国各自出口本国具有优势的商品。

 

(一)南非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主要集中在:


    1.铁矿砂,有色金属铜、铝等。由于矿产资源丰富,南非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多为矿产品或其制品,铁矿砂为南非向中国出口的第一大类商品,此外,锰矿砂、钴矿砂的出口也分列南非对华出口的第五和第八位,且增长迅速。不锈钢板材、普通钢铁板材、铝及铝板等也是南非向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


    2.珠宝、贵金属及制品;仿首饰;硬币。2009中国自南非进口珠宝为4.82亿美元,占中国珠宝进口比重的14.02%,但同比却减少了37.69%,主要是受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随着全球经济运行趋势向好,市场需求逐步回暖,预计我国珠宝的进口会有所上升。


    3.木浆等纤维状纤维素浆;废纸及纸板。木浆等纤维状纤维素浆在2007年南非对中国出口中增长较快,增速为1371.8%。

 

(二)中国向南非出口的商品主要集中在:

 

1.纺织品如男女套装,上衣、长短裤及各种鞋靴。中国在南非此类产品的进口中占据绝对优势地位;

 

2.珠宝、贵金属及制品;仿首饰;硬币。2009中国自南非进口珠宝为4.82亿美元,占中国珠宝进口比重的14.02%,但同比却减少了37.69%,主要是受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随着全球经济运行趋势向好,市场需求逐步回暖,预计我国珠宝的进口会有所上升。


    3.木浆等纤维状纤维素浆;废纸及纸板。木浆等纤维状纤维素浆在2007年南非对中国出口中增长较快,增速为1371.8%。


    三、从古典贸易理论分析中南贸易互得


    (一)古典贸易理论


    传统国际贸易理论包括古典理论——绝对优势学说和比较优势学说,新古典理论——H-O模型理论等,它们的前提假定都是生产规模报酬不变和市场是完全竞争的市场。亚当·斯密(A.Smith)的绝对优势理论认为,两个国家都可以生产两种商品,一个国家生产某种商品所花费的成本绝对地低于另一个国家,因而这个国家在生产此种商品上具有绝对优势,国际贸易流向因此确定,一个国家出口具有绝对优势的商品,进口具有绝对劣势的商品。各国按照亚当·斯密的国际分工理念,专门生产本国具有绝对优势的商品并出口,可以使贸易双方获利。大卫·李嘉图(D.Ricardo)提出比较优势学说,坚持“两优取重,两劣择轻”的原则。比较优势理论依然是两个国家生产两种同样的商品,但其中一个国家在生产两种商品方面都具有绝对优势,这时决定贸易的基础就不是亚当·斯密所提出的生产此商品的绝对优势,而是大卫·李嘉图提出的生产此商品的比较优势。一个国家生产某种商品所花费的相对成本绝对地低于另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在生产此种商品上具有比较优势,因此这个国家生产并出口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而进口具有比较劣势的商品。现实中的大多数国际贸易活动,都是因为一国商品具有比较优势而发生的。


    H-O要素禀赋理论是由瑞典经济学家赫克歇尔(Heckscher)和俄林(Ohlin)提出的,贸易的基础是要素禀赋,也就是各国拥有的各种生产要素的数量的多少,在此基础上,每个国家大量使用本国相对丰裕和便宜的要素进行生产和出口,较少生产和进口本国相对缺乏和昂贵的要素所生产的商品。在以上贸易理论基础上,国内学者李(2005)提出了超绝对优势学说。超绝对优势学说是基于与生俱有或能够生产某种商品的一个国家与另一个没有此优势的国家进行该商品贸易时的分析模式。超绝对优势学说与绝对优势、比较优势学说的假设前提、分析范式及商品的定价方式明显不同。绝对优势学说与比较优势学说是基于完全竞争市场的假设进行分析,市场的均衡状态是边际成本=边际收益=产品价格。超绝对优势学说基于不完全竞争的市场,具有超绝对优势的商品通常只有一个国家可以提供,其商品的定价方式与垄断厂商的定价方式相似,企业获得垄断利润。李(2005)分析得出,在现实的国际贸易中,具有超绝对优势的商品一般是具有不可再生性、较弱替代性的重要的自然资源产品、高科技产品等。如南非的铁矿石、钻石、黄金等。

 

(二)南非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具有以下优势

 

1.基于比较优势的贸易。南非向中国出口矿砂、矿渣、矿灰、有色金属(铜、铝、镍等),主要是基于要素禀赋理论而形成的比较优势。南非资源丰富,是世界五大矿产国之一,以丰富的矿物资源驰名世界,因此矿产资源是南非要素丰裕度的生产要素,借助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优势南非在这类商品上具有比较优势,因此生产并向中国出口。


    2.基于超绝对优势的贸易。在2007年以前南非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国和出口国,但在2007年中国首次超过南非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国,但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出口国的位置还是一直由南非保有,基于两国在黄金生产方面都具有超绝对优势,所以两国在黄金贸易方面不发生贸易流,但因为同时南非铂族金属和铬金属这些贵金属产量一直居世界前列,而且南非也是世界上主要的钻石生产国和出口国,南非德比尔斯(DeBeers)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生产和销售公司,其营业额一度占世界钻石供应市场90%的份额,因此以黄金、贵金属、钻石为原料生产的珠宝、贵金属及制品、仿首饰、硬币等成为南非向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


    在中南贸易中,钻石等贵金属制成的珠宝、贵金属及制品、仿首饰、硬币等商品市场是典型的卖方市场。尽管这些商品不关乎国计民生,属于奢侈品的范畴,但这些商品具有不可再生、不可替代性,因此南非生产的这些商品具有超绝对优势,在世界市场上具有垄断地位,因此具有定价权,可获得垄断利润。而中国在此商品上具有超绝对劣势,中南这些贵金属、珠宝产品贸易额越大,南非从中国获得垄断利润就越大,而且此种贸易模式在短期内无法改变,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人对奢侈品的需求会进一步上升,所以中南贵金属、珠宝贸易,从经济方面上讲,贸易获利方在南非。


    3.基于战略优势的贸易。南非的铁矿石不仅在经济上具有比较优势,而且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具有战略优势。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企业对钢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进而使中国钢厂对铁矿石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尽管中国是世界上铁矿石最大的进口国,但铁矿石的定价权却不在中国人的手中,而由世界三大铁矿石巨头牢牢把控世界铁矿石的价格权,它们是澳洲的必和必拓公司、力拓公司以及巴西CVRD公司。南非昆巴公司(Kumba)是目前非洲大陆最大的铁矿和钢材生产商,也是世界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铁矿石开采量占南非铁矿石开采总量的83%,所生产的80%矿石用于出口。在全球地缘政治形势不稳定的情况下铁矿石的供给国和需求国之间会进行权衡,各国也会通过政治、经济手段,展开国际间的重复博弈、较量与争夺。而在这博弈的背后,铁矿石的拥有国具有至高无上的决策权,成为各个铁矿石需求国游说的对象。中国全面加强与南非铁矿石合作,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两国之间的经贸合作水平,而且有利于地区铁矿石安全体系的构筑,有利于双方的地缘政治优势和维持长期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从这一方面来讲,中南进一步的铁矿石合作对双方有益。


    (三)中国向南非出口商品的优势


    中国向南非出口商品的优势主要是基于比较优势的贸易。中国向南非出口的服装、鞋靴、家具、玩具等商品都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商品,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低于南非的劳动力成本,所以中国在此类商品出口上具有比较优势。同时中国还向南非出口机电商品以及车辆零配件,尽管此类商品的生产需要一定的技术,但这些商品属于产品生命周期的第三个阶梯,也就是生产此类商品的技术非常成熟而且非常稳定,决定此类商品生产的优势不是技术,而是劳动力,中国恰恰在劳动力方面是有优势的。我国把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动机”,这是经济全球化下国际分工的必然结果。而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市场几乎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国际市场上同类产品竞争激烈,中国对南非出口的企业获利是很低的,同时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市场极不稳定,需求价格弹性和替代性大。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劳动力工资的上涨,劳动密集型产品成本上升,劳动密集型产业面临着产业转移的危险,到时中国对南非出口将毫无优势可言。经过对贸易商品的深入分析,南非对中国出口的商品优势远远大于中国对南非出口的商品,同时,此优势在一段时间内具有持久性,不易改变性。

 

1.要重视产业转移承接中的科技创新。科技创新包括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承接转移产业要实现适应中西部地区环境,扎根中西部地区并实现可 持续发展,必须充分认识到科技创新的重要性,采取措施鼓励对承接的产业进行科技创新。首先,要创新人才培养机制。人才是实现从科学创新到技术创新飞跃的根 本,培养和引进创新人才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支撑点。中西部地区应着力开展创新教育和创新性学习,培养出更多的创新型人才,为承接产业转移和进一步发展区 域经济提供可持续的技术保障。其次,注重对引进技术的吸收和利用。中西部地区通过使用第三方技术和国际并购等多种形式,加强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的产业化应 用,推动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自主性技术创新体系的建立。最后,加强制度创新。要加强是知识产权保护、市场交易和中介服务以及 相应风险投资等方面的制度建设,为在产业转移和升级过程中的创新活动提供有效的制度架构、激励机制和政策保障。


    2.要重视产业转移承接中的产业升 级。产业升级主要是指产业结构的改善和产业素质与效率的提高。产业结构的改善表现为产业的协调发展和结构的提升。产业素质与效率的提高表现为生产要素的优 化组合、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以及产品质量的提高。在产业转移承接中促进产业升级,有利于产业的跨越式发展。首先中西部地区可通过对转移产业的承接,吸纳相 对匮乏的资金和技术装备能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以技术溢出效应和结构成长效应,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其次,产业升级可以促进生产要素向高附加值环 节上聚集,这就对相对低端产业的发展形成一定的制约,间接加快了高端产业向更能发挥比较优势地区转移的速度和力度。此外,中西部地区主动承接由迁出地转移 来的产业及技术设备,以提升相对滞后的要素密集程度和产业技术结构,实现经济增长过程中的结构优化目标。


    四、总结与展望


    中南经贸发展从经济总量上分析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中南贸易额自2001—2009年连创新高。两国的政治关系也稳步升级。今年8月24日至26日南非总统祖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随行政府官员、工商界人士多达三百多名,这是南非领导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出访。访问期间,两国签署宣言提升双边关系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双方在新能源、电力、保险、金融、交通、通信等多个领域共签署了16项经济合作协议。在展望未来的经贸合作时,南非希望中国对南非铁路、电网和其它基础设施加大投资,尤其希望说服中国企业在该国建立更多制造业。南非是世界重要的资源国,而中国是需求巨大而稳定的国家,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虎城提出建议,冀望双方深化能源资源战略合作,中方将继续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加大对南非矿产品深加工的合资力度,更多进口南非高附加值产品。与此同时,南非希望通过发展绿色经济来进一步改善南非的经济状况,而中国正积极发展循环经济,培育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等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中南新兴产业合作将成为中南经贸合作新的亮点。
 


 

 

1234